亚太药业涉嫌虚构学术会议被处罚,77家药企“穿透式”查账披露冰山一角

2021年04月03日 00:45:25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于娜 北京报道

据浙江省财政厅日前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在2018年会计信息质量工作的检查中,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药业”)被指存在“以不真实的原始凭证报销差旅费”、“报销推广服务费所附合同不规范”等违法行为。

引发业界关注的是,此次处罚的对象亚太药业,正是2019年财政部启动“穿透式”查账的77家药企之一。

如今,浙江省财政厅率先对亚太药业作出处罚,因其上述行为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责令亚太药业立即纠正违法违规事项,进一步规范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亚太药业子公司还曝出财务造假。今年3月,证监会对亚太药业下发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自2016年至2018年期间虚增三年营业收入4.6亿元,虚增利润总额0.7亿元。

目前,大多医药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依然高企。2020年前三季度,A股医药生物板块352家上市药企共实现营业收入13300亿元,销售费用198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4.9%。

对于悬在查账药企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亚太药业的问题揭开了77家被查企业的冰山一角,剩下的76家企业能否经得起查?是否会爆出更大的雷?这些尚难以预料。

涉嫌用CSO机构过票洗钱

2019年6月,财政部联合医保局启动对77家药企的穿透式查账,恒瑞医药、复星医药等国内知名企业,以及赛诺菲、施贵宝等外资药企都被抽中。其中,归属浙江省检查的两家药企分别是亚太药业和浙江仙琚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两票制”全面落地以来,国内医药CSO(合同销售)公司数量猛增,此次亚太药业查账爆雷即祸起合作的CSO机构浙江长典医药,后者涉嫌合同造假。

据长典医药官网介绍,其经营涉足药品研发、上市许可持证、销售推广、仓储配送、药品供应链服务平台及应用软件的开发等多领域,是第一批入驻浙江省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MAH)转化平台的会员单位。目前经营药品品规已达到3672个以上。

在处罚决定书中,浙江省财政厅指出,亚太药业与浙江长典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典医药)签订市场调查服务、药事管理服务等合同,存在同一合同调研地点前后不一致、工作总结完成日早于合同签订日,以及不同合同在会议照片等方面高度雷同等情况。

亚太药业与长典医药签订销售流向查询合同,但长典医药所提供销售流向查询结果中的医疗机构非合同约定地区的医疗机构。

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十四条“会计机构、会计人员必须按照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的规定对原始凭证进行审核,对不真实、不合法的原始凭证有权不予接受,并向单位负责人报告;对记载不准确、不完整的原始凭证予以退回,并要求按照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的规定更正、补充”的规定。

另外,亚太药业存在以货车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差旅费的情况,如2018年1月报销19510元差旅费,凭证为大货车高速公路收费发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各单位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帐簿,编制财务会计报告。任何单位不得以虚假的经济业务事项或者资料进行会计核算”的规定。

对此,浙江省财政厅的处理决定责令亚太药业限期改正,进一步规范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应在15日内整改完毕,并将整改情况以书面形式报送浙江省财政厅财政监督局。

虽然目前官方并未披露亚太药业更多的财务违规细节,但是处罚决定书中指出的“同一合同调研地点前后不一致”、“不同合同的会议照片高度雷同”等问题背后信息量极大。CSO机构为什么虚构学术会议?洗出的销售费又去了哪里?

医药市场打击带金销售、合规监管趋严,CSO推广模式被众多药企奉为应对政策壁垒的解决之道,亚太药业只是其中之一,但同时CSO机构也可能是过票洗钱的藏污纳垢所在。

下一个爆雷的药企会是谁?

医药市场上一个公开的秘密是,药厂以出厂价“高开”来应对“两票”,然后再利用原料、包材以及所谓CSO学术推广来过票洗钱,继续维系“高定价、高回扣”的营销体系。

2019年6月,财政部发文,联合国家医保局对抽取的77家药企进行穿透式检查,其中包括复星医药、江苏恒瑞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

与以往不同的是,查账明确要求各监管局、财政厅(局)应对医药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针对销售费用的真实性,查账列出了六大具体的检查内容,包括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必要时应延伸检查发票开具单位;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

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等。

可想而知,穿透式查账让医药圈彻底炸了锅,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检查只涉及到77家药企,但是穿透之后将会影响更多公司,如医药代理商、医药外包公司、代理公司推广服务公司等,这些都是“潜规则”的重灾区。

穿透式查账直接给了类似长典医药这样的CSO机构当头一棒,就连行业头部机构也感觉到岌岌可危,甚至导致有国内“四大CSO”之称的泰凌医药、康哲药业、亿腾医药、中国先锋医药痛下决心走上转型之路。

随着行业纠风、带量采购、医代备案制以及招采信用制等国家医改政策不断推进,对过票洗钱、带金销售等违法行为的监管更加趋严,不仅不合规的CSO公司面临淘汰,药企“高定价、高回扣”的营销体系也难以维系。

如今,距离“穿透式查账”启动已经接近两年,此前尚未有官方发布相关公告和处罚决定,也一度引发了多方猜测。

周树认为,这次浙江省财政厅率先公布对亚太药业的处罚决定,应该是77家查账行动结果披露的开始,可能将有更多省份跟进,同时也不排除医保、药监、市场监督等部门会对涉事药企采取联合监管行动的可能。

澳洲幸运10